BARILANI的信

RIVA-JUNIOR, 将是… ...“年轻人的兴奋剂”!!

六十年代初期,丽娃造船厂的生产蒸蒸日上,特别是经历过磨练的经典船型Super Florida、Ariston、Aquarama。 这些桃花心木造的经典作品已经航行在整个地中海和其它海域,目睹到许多社会名流,以及实业界和金融界的著名人物。工程师Carlo Riva,密切跟踪着世界航海市场,见证了特意为这项年轻运动而设计的船舶的兴旺发达,他决定,要研究一种“开放式”新船型,而内部空间更能为年轻而爱好运动的客户所用:一个“小型”船型,可以与最典雅且受欢迎的Super Florida并驾齐驱。与在产的其它船型相比,这一船型最终价格要非常“适中”。 这一课题并不轻松,但是令人振奋。Carlo Riva仍然希望它是一艘木船,船体尺寸不大,方便拖曳,中央马达位于传统轴线上,动力适合做自如的冲浪运动(150-180 hp)。他还希望对内部进行重新布置。几幅透视图勾画出了一些构想,与造船厂迄今为止采用的设计相比具有创新性。 初步的构想是采用桃花心木材料,全新的内部格局,主要特点是将经典船型的各种传统构成元素的重新布局。接下来的设想就是一艘真正的玻璃钢“ski-boat”,带舷外马达(丽娃的马达在船艉,传动装置为沃尔沃型)。这一“强烈的”想法得到了Gerard Kouwenhoven 的启发与赞成,他是工程师的好友,经常光顾美国佛罗里达的 “上流社会人士”的度假海滩,那里人们为冲浪运动发狂;不过,在当时那个年代,这不啻为对丽娃在材料和马达类型进行翻天覆地的双重革命,所以最初的透视图(见图)几乎很快就被弃之如敝履。 我非常喜欢另一项“创新性”构想(见行进中游艇图),它设想着船艏阳光甲板,中央马达,“大后方”驾驶舱(像精明强干的Mauro Micheli在多年前设计的Sunriva的一个简易版),两侧通道由从挡风玻璃一直延伸到船艉的牢固扶手保护着(见有女士和孩子的透视图细部)。扶手前部进气口的设计为马达下的船底部送风,经过了反复推敲之后,后来形成了一个“实用”而独一无二的设计,使得扶手前端成为Junior上标配的标志(见图),而后在七十年代造玻璃钢材料的Rudy时又被再次提了出来。 在初步设计研发过程中,工程师选择放弃全桃花心木内饰,转而采用船身几乎全涂成白色的总体格调,加上“桔皮”装饰,桃花心木仅限于舷侧上部的两条线和船艉横材。这是丽娃传统中的一次革命,既是受到让总体外观更年轻这一想法的驱使,也是出于让价格更加诱人的考虑。摒弃了将驾驶舱置于船艉的方案,最后确定的布局是前驾驶舱和中央马达外壳,艉阱在船侧,从船头到船艉。 于是,船上有了宽敞的活动空间,即使有孩子在船上走动时,两个显眼的扶手也能给人以安全感。各种透视图突出了那些广告宣传册和材料上的这些特点,而这些材料在预展时分发给新闻界和经销商,人们期待着第一艘Junior到达热那亚,参加1966年2月的船舶展。 在船舶展上,丽娃给年轻人带来的新鲜感很快取得巨大成功,同时用漂亮和同样富于创新的广告页在专业媒体上进行了良好的宣传。特别是那句广告语“Riva-Junior:是年轻人的兴奋剂!”(据说是Mario Poltronieri建议的)效果立竿见影,很好地诠释了工程师希望通过这艘新的“小型”船型想要表达的设计理念。 (Desenzano del Garda, 2007年2月)

AQUARAMA: 你从未看到的细节 喇叭支架和舷侧航行灯

在浏览介绍丽娃造船厂生产的桃花心木旗舰—“神话般的”Aquarama的许多文章和出版物时,令我感惊讶的是,直到几年前,没有一位作者或是船东注意到那些可以称之为令人好奇的“明摆着的”反常之处,多年来这些反常之处逃过了我和造船厂管理层的眼睛。下面听我慢慢道来。 早在六十年代末期,工程师Carlo Riva决定对Aquarama、Ariston和Olympic进行重大改版,主要涉及船体和船首的基本线条,还决定大刀阔地重新设计航行灯/喇叭支架 / 船艏甲板上的旗杆和现在要求安装在船体宽度面或舷侧的侧向航行灯(正如新的部级标准所要求的)。 将喇叭支架安在甲板上,在旗杆顶端会只剩下唯一的白色航行灯,而新的舷侧航行灯(红色和绿色)可能会走纤细化路线。 过去,汽笛(现在已被禁止)是甲板上的重要部件,人们想采用双声部的“喇叭”(类似TIR型!)来取而代之,工程师希望丽娃不论是从审美角度还是从音乐方面都能够独树一帜。 于是,找到该领域中的专业厂家,开始了长期测试以便找到符合工程师所希望的“唯一性”要求的型号,又能在各个维度上相得益彰,在设计上符合船首区域的整体审美风格。 最大的困难在于找到能与“丽娃”的尺寸匹配适中的“双声部”喇叭,称奇的是,所选中公司的音响技术人员(聪明能干又有耐心)最后不负众望,令工程师很满意,他叫Paganini(冥冥之中似有天意!)。 围绕着双声部喇叭画出的各种草图提交到管理层,最终选定的外部线条,自1968年起,以黑白色出现在所有“新的正式介绍材料”上,并以彩色形式分发给新闻界和经销商。 随后决定由我们的模型工按1:1的比例制出Aquarama的模型,便于评估我们最为重要的船型的视觉冲击力;然后,转到铸造车间,好让这些“新装”尽快适应装配线。与此同时,包括为Ariston配备的喇叭支架和纤细的侧灯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考虑到由于缺乏必要时间对进行中的生产线进行干预(1969年),于是生产被推迟到第二年。 然而,各种各样的小问题冒了出来,特别是准备时间总是与Aquarama越来越紧迫的生产进度合不上拍,两处“细节”上生产线的时间一拖再拖,导致后来一直无法实现量产,所以你们从来没有看到它们被安装到Aquarama上,与此同时,它们仍然出现在(却从没有人注意到!)提供给新闻界和客户的所有“正式”技术材料中。 我们在这里所强调的草图和局部让人了解了喇叭支架设计的重要与复杂性,而红色和绿的舷侧灯没有成为现实,于是决定代之以“水滴式”灯,这种灯自1966年起已经设计与成功安装在Junior的挡风玻璃基部;有几年还被安装在Ariston和Olympic上挡风玻璃的两侧基部,一直到新的法令不再强行规定必须采用获得认证种类的灯为止。 这两个“细节”部分的各种试验半成品很快便不知所踪,而松木的两款独特船型,在当时可是小巧的艺术杰作,一直到我于1996年离开Riva SpA前不久,仍被遗忘在技术部的贮藏室里,然后就彻底地销声匿迹了。 (Desenzano del Garda,2006年8月)

开放式ARISTON (1968),你从未见过的游艇

我这些年里积攒在地下室的各种收藏中,有时我曾凝视它们,偶然发现了一个全桃花心木的小模型。仔细打量之后,我推断它就是丽娃的一个原型,出自我们的模型工Piero Frettoli匠心独具的妙手,可以追溯到60年代末。还可以得出另一个推断就是,外形做得如此细致入微、一丝不苟,模型工应该是得到了按1:10制造模型的计划,不过迄今为止我都没能找到相关计划,很有可能是散失了。后来,另一份资料包括很多标注有日期的草图和透视图,它向我证实了这很有可能是一艘开放式的Ariston。众所周知,60年代末,工程师Carlo Riva当时正在大刀阔斧地对在产的所有船型进行功能和美学上的改进(船身的V型开脸和相应的棱角,冲刺感更强的船首柱,全新船头等),并且借此机会,乘着Aquarama和最新版本的开放式Tritone取得的商业成功之东风,决定也研发一款开放式的Ariston,不过要保留一个合适的阳光甲板,保持同样的宜居性,同样的长度;最后,也不能忽视地是,要保持同样的优雅和总体外形的匀称。不过很快,诸多必不可少的技术改造(特别是要提升甲板线以便将阳光甲板收纳于马达上面),以及不能延伸船体长度产生的形状设计上的困难,迫使我们不得不重新设计船艉横材前端和倾斜度,将它与标准的Ariston明显地区别开来。所有这一切最终让工程师决心放弃这一项目的研发,而期待中的开放式Ariston也只剩下一个按比例做的模型。 不过,与此同时和此后不久,业已研发的几乎所有方案和细节,如前脸、两个进气口/ 纵梁走板、新式可折叠的顶篷罩、朝向船艉的两个巨大的环绕加固板、喇叭支架、航行灯(这些细节大部分早已出现在开放式船型的透视图中),都被采纳并投入生产用于新船型Olympic,这是丽娃的最新桃花心木船型。以前面多次提到的初步材料为基础,我今天可以做成这幅未曾出版的透视图,对于酷爱经典丽娃船型的爱好者来说,它不过是记忆中的一个历史“插曲”,而我们则要称之为“一艘从未谋面的Ariston”。 (Desenzano del Garda, 2006年6月)

AQUARAMA的两副前脸

A) – 前脸之 “鳄鱼的眼睛”(1962-1971) 50年代末,Tritone作为当时丽娃系列的旗舰,商业上取得越来越大的成功, 吸引着工程师Carlo Riva规划新的功能和进行美学上的改进,评估各销售代理和航海经营者从船长们的评论中搜集到的信息。主要有四个方面的课题,成为后来重点关注和研发的内容。 一如既往,首先要做的是画出初步的大草图,先与工程师研究讨论,以此为基础再设计更为详尽可行的图纸;然后,在每个课题的研发过程中,设计一款新船型的想法也开始成形,这就是Aquarama。 上述课题中,将锚安在专门首尖舱的提议带来了一些技术问题,其中包括要对船舱和首尖舱进行适当通风,防止可能产生的腥臭气。 这驱使我去设计一些颇具份量的东西,完全不同普遍的传统船首镀铬板,在那段时期的大多数小艇上都能看到这种镀铬板,,虽然轮廓不同,但大同小异,而且在我看来,这一块的设计还应该从客观上突出功能的多样性和重要性。于是,我在那里加入了两个半椭圆形的通风口(大约110平方厘米的有效截面)-- 它的气流有助于减少可能带来的不便 --, 中部由一个很显眼的中央导索器相连。 该部件的平面轮廓与当时已有的部件没有太大不同,而它的前面轮廓和侧面轮廓,包住了桃花心木制的崭新而抢眼的防滑船舷上缘,而且由于两个通风口的存在加上中间硕大的导索器,就要求厚度要有变化,结合这一部件后来通过青铜和黄铜铸造进行反复生产,最后采用丽娃闪亮的镀铬处理进行精加工。 单从视觉角度看,这个“船首帽”就给人以能有效防撞的印象,还需要缩减一下船首柱的木结构部分,以便安通风道。用我们的行话,新的设计被称为长着“鳄鱼眼睛的”船首帽;要装配在第一艘Aquarama上,并用几年时间配备在所有游艇上,直到60年代末期被新的船型取代为止。